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部骆驼.李晓跃的博客

分享信息 分享知识 分享思想 分享快乐

 
 
 

日志

 
 

2013年01月06日  

2013-01-07 00:56: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朋友啊,朋友

 

        偶尔得闲,读办公室为我订阅的《湘声报》,2012年12月1日第8版登载了一位名叫茹喜斌的作者写的一篇文章——《老朋友,新朋友》,觉得许多观点写到了我心坎上。读完此文,觉得该文作者意尤未尽,在此续几句,与博友们交流。

        “朋友”一词的内涵,被李白《赠汪伦》诗:“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表达得淋漓尽致,也为《三国演义》中的关羽“为朋友两肋插刀”演绎得感天动地。在如如今的社会,“朋友”一词跟古人相比,应该说也许社交的需要,被人泛(我不想说滥)用了,打过一次或几次交道,如果此人有声望有地位,他便逢人便说:那人是我朋友或兄弟(其实兄弟一词也被泛用了)。其实也许那人并没有把他当作朋友。他是想用那人来抬高自己的身价而已。所以他姑且说之,你也姑且听之,不必当真。那么——

        在这个“朋友”一词被泛用的年代,我认为朋友的概念就应该分层级。核心圈的还是那些没有任何世俗功利目的、思想相近、性情相通而结交的人;次之是参杂了一些功利目的,但还是在彼此需要时能互帮互助的;外围圈的是那些当你被他需要时把你当作朋友,不需要时便成了泛泛之交的人。其实人生在世,最值得珍惜的是核心圈的朋友。那些朋友,不会因为岁月的洗礼而感情黯然褪色,那份感情永远藏在心灵深处的一角。你也许好久没与他联系,不管他(她)在不在世,在不在身边,偶尔会想起;也许好久不曾谋面,但一见面,双方的身份、财富、地位的差别不复存在,交往还是一如从前。这当然有一个前提,双方没有变,如果一方或双方变了,其实已不再是那个朋友那份感情了。但谁又能保证在这个飞速变迁的时代,我们不会变呢?有首歌我不会唱,但歌名很有人生哲学意味,叫《相见不如怀念》。如果我们担心破坏了那份友谊的美好,有些朋友,有些情谊,就放在心灵的深处就好,不必相见。时过境迁,如果不是缘份使然,又何必刻意去相见?

        在这个“朋友”一词被泛用的年代,我认为朋友的概念自然还应该分领域。因为我们走向社会之后,我们交往的圈子不复像在学校或部队那样单纯。因为工作的缘故,我们会与各种各样的人打交道;因为生活的缘故,我们会发展一些自己的兴趣爱好,所以会结交一些与自己兴趣相投的人。这样自然就有了因在工作过程中感情日益加深而由普通同事升华成的朋友,有了因同一兴趣爱好一起玩耍情投意合的朋友。当然这个人或这群人还要在其他方面没有与自己为人处世的方式有太大差异或冲突,也不会因与之交往而招惹一身是非。否则也成不了朋友,称不上朋友,充其量只能称为同事或同路而已。

        在这个“朋友”一词被泛用的年代,我还是特别认同“朋友”一词的原始意味。我认为朋友就是那种相敬如宾、心灵相距很近但又彼此保持着一定的距离的感觉。这是一种尊重的美,一种距离的美,一种不刻意强求别人按照你的生活方式和意愿生活的随和之美。所以我特别欣赏一位被评为“全国十大杰出母亲”说过的一句话:把自己的儿女首先当作朋友,然后再当作儿女来看待。正因为如此,她与丈夫一道培养出了一个优秀的儿子。也许有人会觉得这种思维太现代了吧!但不管怎样,我是非常认同这句话的。正因为认同她的这个观点,我对我初长成的女儿也曾明确地表达过我的这种态度。我对她说:我首先把你当作朋友,再把你作为女儿看待。你有什么话尽管给我们讲,不必设防。你的想法所做所为,我们也认为对的,我们会支持你,我们认为有偏差的,我们会善意地提醒你。因为我们不愿你因之为走弯路交太多的”学费“。所以我尊重她的人格,平等地看待她,她个头还没有我高,与她商量事情时或者平起平坐,或者蹲下来与她一样高,以商量的口吻征求她的意见,允许她有自己的秘密和私人的空间。如此心态和理念与女儿交往,感觉很好。

        在这个”朋友“一词被泛用的年代,我依然在寻觅人生路上值得真正称得上原始意味上的“朋友”,并珍惜这些原始意味上的朋友。尽管可能我与他(她)的地位、财富、身份有悬殊,那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能站在同一高度来看待问题,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相同,彼此心灵相通。我们不必经常谋面,不必经常在一起吃吃喝喝,不必把那份情谊时常挂在口头上,不必有太多物质上的交往。只要在我或他(她)孤单或无助的时候,可以打打电话,或一起喝一杯茶,聊一聊天,甚至在一起坐坐不说什么话。在你需要帮助的时候,他(她)会不动声色地尽其所能,力所能及地出手相助不用道谢,不用担心他(她)会敷衍塞责;在他(她)需要帮助的时候你尽了力但难如所愿,不用担心他(她)会反倒埋怨你不尽心尽力;在你不设防时倾吐的一些心曲他(她)会四处传播,相互保守着不足为外人知晓的秘密,不用担心你会被出卖。

 

附                                 《老朋友,新朋友》 

                                              茹喜斌

        同事今天情绪有些低落,因为出差看望朋友时受到了冷落。这朋友是他大学同学,曾得到他不少帮助。他说:“现在真的是朋友速朽的时代了。”同事一阵感慨。我说这经历我也有过,想开点就没啥了。
  我有个很铁的朋友,我们住在一个城市的时候经常相聚,冬天他来家不想走时,我们就挤一张床上。后来他调省城当副处长了,刚去时曾多次打电话要我去省城时一定到家里喝一杯。我挺感激,一年后我出差时去了,但这老兄却一副处长派头,只在办公室半杯白开水款待了我。其间还不断打电话,忽而声音悦耳,忽而声色俱厉,忽而谈笑风生,忽而对下级高谈阔论、指点江山,全然忘了我这个老朋友。我只好起身说有空再来吧,朋友也就在门口伸给我三根指头说:“有空来啊。”
  我很长时间不愿提及这位朋友,但时间一长,想想人家已不同从前,而是身肩重任,每日繁忙的人,也就释然了许多。毕竟曾有过友情,觉得还是要珍惜才是。
  在人生的不同阶段里,我们肯定有过失去一些朋友,甚至是友情死亡的经历。这内里的种种缘由,似乎谁都难以说清。总之是曾经拥有的那份情感,无论你怎样努力维持,也都难逃徒劳无功的结局,这难免让心中有些失落和伤感。
  我有过许多朋友。小学的,中学的,大学的,以及工作过的地方,然而,在岁月的流逝中,我们渐渐失去了联系,也不知他们工作、思想的变化,以及家境的状况和种种的经历,如此这般,自然就难以维持原有的情感了。感情的生长,需要同一种土壤,离开这片土壤,感情就会淡化,就会异化,就会像“桔生淮北则为枳”一样了。这种朋友,只能说是过去的朋友,而不是现在的朋友,心中定格的也只是过去的友谊和情感,至于眼前则全然一片陌生的境况,这也是人生的无奈吧。
  在现实生活中,我并不刻意交朋友,只要心相通意相近,这就是朋友。只要你伤心时他能安慰你几句,只要你有难时他能帮你一把,只要你碰上了喜事儿时他能替你高兴一阵儿,这就是朋友。在经济社会中,你千万不要奢望朋友能为你出生入死两肋插刀,不要奢望他能和你大秤分金银。否则,当你对朋友大欲在心时,你收获的就只能是失望。朋友不是你父母也不是你儿女,朋友不是你亲兄弟也不是你亲姐妹,朋友间,只要能互相真心相待,就是人生的一种情谊和境界了。
  同事说他不知道什么是朋友的含义了,说那种“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的朋友,只能到故纸堆里寻找了。我承认这有一定道理,比如酒桌上,比如在一个荣升了的朋友那得意的笑声里,比如在暴富的朋友那趾高气扬的神色里……每每此时,我就会觉得感情也会像花一样凋谢,像云一样飘散,像水一样流走,让我充满了悲哀和茫然。
  但不要因此遗憾,生活原本如此。物换景移,见异思迁,或是人之本性,但即是如此,我还是会珍惜曾经拥有的朋友,因为他们曾滋润过我的生活,曾伴我走过一段岁月,曾陪我一起看过天上的彩云、河里的流水、山上的鲜花,曾给过我愉悦和快乐。生活原本就充满着不可预知的变数,不忘老朋友结识新朋友,或者是老朋友走了新朋友来了,这都是多彩的生活。它能让我对明天的朋友拥有更加朴素的期待,也让我对过去的朋友心怀感激之情。

       

  评论这张
 
阅读(88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