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部骆驼.李晓跃的博客

分享信息 分享知识 分享思想 分享快乐

 
 
 

日志

 
 

2012年06月06日  

2012-06-06 23:11: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看官员“作秀”
 
        说实话,我是反对官员作秀的。因为在理解“作秀”就是做点“漂亮事”或说点“惊人语”,特意显示给别人看,一种带有强烈功利色彩的偶尔展示,而事实他并非经常那样。但我又为现实生活中一些官员的某一发自内心的本色行为(可能有时是一种行为体验)、流露真情(可能不太符合常规)的言语被人称之为作秀而叫屈。事实是这些言行一经媒体曝光放大(可能他无意显示给人看),就无法避免作秀的嫌疑。
         其实,人民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天地之间有杆称,老百姓对官员的评价,不在乎其在电视报纸上留了多少影和名,而在于其在认认真真谋划什么,谋划的蓝图是不是符合当地发展的实际;实实在在为他们做了些什么事,做成了些什么事。为一个地方的发展谋了事,谋好了事;做了事,做成了事,即使媒体不大肆宣传,人民群众口口相传,一传十、十传百,大家自然知道。头脑没学问、没思想;工作不务实,没干成几件好事,宣传得最好,曝光频率最高,群众的满意度仍然不高,甚至认为是在作秀。
        我是政府一名官员,也是个本色人,不愿意作虚伪的表演,认为表演没意思,工作生活也感到累,更觉得没有任何必要通过表演来博得众人的喝彩。所以为了避免给人带来“作秀”的嫌疑,在工作中除非有统一的部署和宣传的需要,尽量少上或不上电视和报纸。一旦选择上电视报刊,肯定是要宣传决策、亮明态度、表达情感价值的取向,通过信息沟通,与民互动,达到统一思想、形成共识,引导行动的目的。
 
[相关链接]媒体报道的官员“作秀”事件

5月27日陕西省一公安厅副厅长陈里请农民工吃饭

2012年06月06日 - 李晓跃 - 中部骆驼.李晓跃的博客

        当媒体认为陈里是在作秀时,他说:作秀的概念和含义是有不同解释的。有些事情是需要一些形式,但是我们一定要看他做的什么,为什么做?相信大家是有判断是非标准的。战争年代,我们经常在农民家吃,在农民家住,农民为了救我们的孩子,会把自己的孩子送给敌人。现在为什么我们请农民吃一次饭,会被如此引起关注?值得我们深思,两天来我夜不成寐。

芜湖市副市长詹云超骑自行车送女儿上学

2012年06月06日 - 李晓跃 - 中部骆驼.李晓跃的博客

    当媒体认为詹云超是在作秀时,他说:送女儿上学很正常,是父亲应该做的事。对我而言,这是正常的生活,是我工作以外的事情,不便接受各种宣传。我从来不会去炫耀我的私人生活。这就是一个普通人在普通生活中做的一件普通的事情。

    河南省郑州市委政研室综合处副处长朱新军评论说:对于官员来讲,一方面,必须在为什么“秀”、拿什么“秀”、怎么去“秀”的问题上进行认真斟酌和考量,以正确方式“秀”出正确内容,坚持不懈地“秀”下去。只有这样,才能消除公众的怀疑心理,并为政治生态的进一步健康发展创造良好的舆论和社会环境。另一方面,引导官员去除“作秀”这种不良心态,最重要的是要实现干部选拔、考核和监督的制度创新和机制创新。

 

 [相关链接之二]专家对官员作秀的看法

                   官员擅“秀”彰显良性政治生态

                                           2010年07月20日 09:11:33  来源: 人民论坛

2012年06月06日 - 李晓跃 - 中部骆驼.李晓跃的博客
2012年06月06日 - 李晓跃 - 中部骆驼.李晓跃的博客

  话题:官员究竟应当如何“秀”

  近年来,对官员“作秀”的质疑和批评日渐增多。比如,市长不坐专车乘公交,会被说成“作秀”;领导到灾区视察灾情,会被说成“作秀”;逢年过节官员去看望慰问困难群众,会被说成“作秀”;讲话时引两句诗文,也会被说成“作秀”。 总之,但凡官员做了什么非常态的表情和动作,媒体报道出来,都可能被舆论贴上“作秀”的标签。究竟应当如何理性看待官员的“作秀”行为,我们约请专家进行了解读。

  提起官员“作秀”,舆论普遍不屑,久而久之,“作秀”一词已成为“作假”、“忽悠”的同义词,却很少有人对官员“作秀”现象做理性的思考。

  公众对官员的刻板印象是如何形成的

  中国历来有神秘政治的传统,“肃静”、“回避”是古代政务活动的两个关键词。古代官员的踪迹行藏、音容笑貌鲜为人知,其执政方式、个人形象也秘而不宣。若遇特殊情况出现在公众视野,往往是威风凛凛、高高在上、谨言慎行、正襟危坐,不轻易表情,不随便表态,更不能显得像一个性情中人而不像一个官场中人。“寻常看不见,偶尔露峥嵘”恰似中国传统官员形象的生动写照。这种神秘政治的传统导致了官员与百姓之间的人际鸿沟,阻隔了官员与百姓之间的思想和情感联系,官员不知百姓之所想,百姓不解官员之所为。这样的传统造成了公众对官员的刻板印象,并在官员与百姓两大群体中积淀成关于为官者身份形象的共同的集体无意识。在传统官场文化语境下,官员“秀”无可“秀”,即使要“秀”,也只能在官场内部自娱自乐。只有贵为天子的皇帝,每年去地坛扶扶犁、耕耕地,体验一下农家乐的愉悦,然后诰示天下,秀秀“朕”的农务为本的理念。

  在现代化的民主政治语境下,情况发生了变化。从本体论的角度看,政府是由制度设计出来的抽象概念,类似于卡夫卡笔下的“城堡”,存在但不可感知和理解。对现代社会的公众来说,官员是政府的形象代言人,只有通过具体的政府官员的言行才能感知和理解抽象的政府。因此,“官员代表政府”就成了公众认知的“潜规则”。对官员来说,他们深知自己这种社会角色的功能,当他们代表政府出场的时候,在公众面前的一言一行、一颦一笑都是自己本职角色的扮演,亦都是在向公众传播与政府相关的信息。

  理解这点对于理解官员的“作秀”非常重要。我们早已习惯于把官场称为“政治舞台”。这个称呼实际上已经隐含了一个意义,即官员其实就是政治场域的表演者。没有他们的“秀”,我们的政治生活就只能是一个密封的暗箱,而不可能成为一个可以透视、穿越、建构的框架。“秀”是英文show的音译,它有表演、显示、展现、示范等含义,并无虚假、欺骗、忽悠的意思。如果我们承认官场就是政治舞台,那么,我们就必须承认“作秀”是官员的一种本分。如果我们不允许官员“作秀”,那么,政治舞台就只好成为政治暗箱,或者把大幕关上,“垂帘行政”。

官员“作秀”的象征意义大大甚于实体意义

  官场成为舞台,还必须有聚光灯。这个聚光灯就是媒体。古代官员在公众视野中少有政治作秀,除了以上所说的神秘政治传统以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没有大众传媒的介入,缺少面向公众作秀的传播条件。以民主和法治为特质的现代社会,必须满足公众对政府的监督权、知情权、参与权和表达权,这就要求政府必须有足够的呈现度。

  另一方面,政府也需要借助媒体的传播机制来呈现自身,整合民意,引导舆论。它需要大众传媒作为聚光灯,使官员能够在政治舞台上“秀”出最佳效果。政府、媒体、公众这三者之间占有的信息是不对称的。在三个极点之间不仅存在着信息的“筛子”,而且还存在着信息的“模具”。政府通过官员的出场,把经过筛选和包装的信息传播给媒体,再由媒体进行筛选和范型的“二次加工”传播给公众。

  公众通过媒体“看到”官员的出场和“作秀”,从而感知、理解政府是什么、是什么政府、政府在想什么和干什么。由此看来,官员“作秀”的象征意义大大甚于实体意义。领导去种树、去乘公交、去职工食堂就餐,他们种了几棵树、是否每天乘公交、跟工人一起吃饭能解决什么问题,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些活动隐含着什么政治喻义、透露出什么执政信息、表征着什么社会形象、折射出什么管理心态。

  显然,官员的“作秀”是传播政务信息、演绎执政理念的生动形式,是营造良好的政府公共关系、改变政府官员刻板形象的实践载体。作为政府的形象代言人,官员的“作秀”是其社会角色使然,本身无可厚非。我们不要因官员的刻板印象,认为他们成天深居简出,关着门开会,不显山不露水,即使出现在公众视野也不苟言笑,才是正常的、务实的。问题的关键其实在于他们因何而“秀”、“秀”给谁看以及究竟“秀”出了什么,是一贯风格还是追风赶潮,是本色表演还是角色反串,是真情展露还是故作姿态。

官员擅长“作秀”并非政治生活的堕落

  怎样解读政府形象和官员的个性气质之间的关系,这是困扰公众的一个问题。考察当下公众对官员作秀的心理反应,我们发现不少人对官员的非正统形象的个性表现相当敏感,宽容度和接受度都偏低。长期“涵化”形成的官员刻板印象,使很多人心里存在着关于官员能力、水平、言行举止特征的范型、模板,强调外在特征的同质性。一旦有所不符,就会导致认知上的疏离感。

  对此,官员究竟应该如何“秀”?是要坚持表现自我的真实个性,还是要刻意调整、改变、包装自己以适应公众的政治审美趣味?以鄙人愚见,官员作秀首先要整体把握政府形象的公众标准,竭力塑造和维护符合执政理念和法制规范的政府形象,同时,毋庸避讳真实个性的展现,以真我面对公众,以真情感染公众,以真话引导公众,以真理劝勉公众,以真行示范公众。面对官员作秀,公众也要提高自己的理性程度,允许乃至鼓励官员展现真实的个性,理解并学会欣赏政府官员的不同性格和不同的“作秀”风格,摒除千人一面、千部一腔的官员“团体操”,使我们视野中的官场生态环境呈现出生动活泼的丰富性、多样性。

  经由大众传媒的“涵化”和培养,公众会越来越习惯于官员的作秀,官员也会越来越擅长于作秀。这并非政治生活的堕落。但官员们应该懂得,在公众面前“秀”与在上司面前“秀”,其政治旨归和政治趣味是迥然不同的;“秀”理念、“秀”政务与“秀”政绩、“秀”荣耀,其社会效果和社会价值也是大相径庭的。为什么而“秀”、拿什么来“秀”,这是作秀的官员必须认真斟酌和慎重考量的问题。(作者为华中农业大学传播学教授)

  评论这张
 
阅读(852)|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