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部骆驼.李晓跃的博客

分享信息 分享知识 分享思想 分享快乐

 
 
 

日志

 
 

2011年09月09日  

2011-09-09 01:02: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现实把教师从乡村逼走”说开去

 

        也许是我在国家级贫困县工作的缘故,也许是我自己是教师出身的缘故,记得当年如今的教育部部长上任之初,便立下豪言壮语,要实现教育的均衡发展。我听了这话特别敏感。因为,在我工作的这样的县,教育实现资源的公平配置、均衡发展太重要了,但是要实现教育的均衡发展实在是太难了,新任部长能解开这个“令人很纠结”的结吗?从现实的情况来看,不但教育均衡发展没有能完全实现,而且有愈演愈烈之势。

        那天去西安出差,在一家宾馆的报纸上读到了转自凤凰博客洪巧俊写的一篇文章,把我在这个贫困县工作多年来了解的实际情况写了个透:

        如今优秀的教师都逃离了农村,不很优秀但有背景的教师也离开了乡村。因为如此,那些家庭经济宽裕的孩子,也逃离了乡村——— 去县城读书了;而那些会读书、经济拮据的家庭,为了孩子未来的命运,只有勒紧裤腰,甚至砸锅卖铁也要让孩子进县城读书,否则孩子再聪慧,只要还在乡村学校读书,就考不上大学。于是城市学校越来越庞大,乡村学校越来越萎缩,有的合并,有的由于没有生源而关门。

        这是家乡一位姓吴的老师对我的诉说:我家在县城,父亲是公务员,母亲是一位教师。我从小就立志要当孩子王,师范毕业后要求分配到乡村小学教书,那时我充满了希望,把精力都放在教学上,开始是教低年级,由于教出了成绩,校长就安排我教高年级,并带毕业班。带了几年毕业班,带出了名声,因为在全县统考中我的学生中总有人名列前茅。县城重点学校也常公开招考教师,有人对我说,你去考,肯定能考上。后来浙江省几家私立名校找我,要高薪聘请我,我还是没有离开。可我没走,并不等于别的老师不走,那些优秀的老师一个一个地走了,有的调进了县城,有的到外地淘金去了。由于优秀老师走了,好的生源也流失了。尤其是多年的搭档数学老师也走了,我的语文教得再好,在全县也排不上名次,于是我也选择了离开。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在乡村学校肯定比城市学校艰苦,但工资待遇比城市低得多。再说乡村学校不搞家教,城市兴家教,有的老师家教比工资还多得多。在乡村教书每月收入不会超过2000元,而去江浙教书少则五六千元,多的上万元,不走才怪呢!收入低是个原因,重要的还是让人瞧不起,找对象,人家一听是乡村教师,扭头就走。

        这是堂弟对我的诉说:你侄子聪颖会读书,在村小学读了两年,他的班主任对我说,洪玟致很会读书,总是考全班第一,这孩子在这里读可惜了,你还是把他送进城里去读,别误了孩子的前程。堂弟是个泥匠,做一天也可赚一百元,可刚建了一幢新房,还欠着七万多元债。孩子在村里读方便,又不要钱,进城读要择校费,租房子要钱,吃饭要钱,还要一个大人陪着,生活成本太高,一年算下来,至少要过万元。可不去,在乡村读小学、读初中,显然考不上重点高中,考大学也就没希望,所以村里不少孩子只读了小学就没再读,反正又考不上大学,不如趁早出去打工或帮大人做点农活赚点钱。

        那位吴老师说,每个人都有理想,我的理想是要当一位优秀的教师,乡村学校没有高收入不要紧,可没有好生源不行。好的学生都进城了,留下的不是捣蛋的,就是有点傻的,这还有劲教吗?其实我不想离开乡村小学,是现实把我逼走了!

        五年前刚来安化从事组织工作时,记得第一次到某偏远乡镇的党政与班子成员见面,一个女副镇长在会上当众掉泪,哭诉想离开乡镇调到县城去,领导也不当了。当我问她什么原因时。她说她小孩子要读书了,而该乡镇的小学里,全是一些年近退休的老教师和素质不高无法通过考试调到城里的教师。她说把孩子送到这样的学校读书,会害了孩子一辈子。女班子成员的眼泪让我至今记忆尤新。到政府工作后仍分管人事,每每有教师调到市里或更大的城市工作,需要我打招呼或签字,我的心情都会很复杂,一方面为他能进城而高兴(当年自己也不是考上城里的检察官而兴奋不已么?),另一方面是为山区尤其是贫困地区的教育担忧,为那些困经济条件无法到城市上学,只能就近上学的孩子心痛。只要上过学的人都知道一个普遍的道理:名师出高徒。那些天份很高,完全能自学成才的孩子毕竟是少数。那么他们(她们)怎么办呢?也许如上文作者所说:“只读了小学就没再读,反正又考不上大学,不如趁早出去打工或帮大人做点农活赚点钱。"这就造成了一种很危险的现象,社会两极分化会更加严重,其父辈的身份与经济地位决定了其子女的地位。

        记得去年我县推行教师绩效工资制时,我们研究落实上级的政策时把在安化偏远艰苦地区的教师提高若干百分点,城里的教师心里不平衡,有意见。我听了心里不是滋味,只给教育局长交代了一下:很简单,把那些有意见的人调到偏远艰苦地区去任教便是。冷静地想,这也不是改变目前这种把教师从乡镇逼走的现实的根本途径。因为城镇化是社会发展的一种必然趋势,这是谁也阻挡不了的时代潮流。就中国目前现状而言,城里的生活条件、精神文化生活要比乡下优越,人往高处走也是一种自然现象。作为各级决策者,就有必要考虑如何创造条件,增大城里就读的学校的容量,免收农村孩子的择校费,让那些进城就读的孩子享受到进城就读的平等待遇;加大廉租房建设的步伐,降低那些进城陪读的家长的生活成本;如何发展城市的劳动密集型产业,让家长在陪读之余能就业创造财富,提高在城里生活的生存能力和支付孩子在城里就学的学习成本和生活成本。

  评论这张
 
阅读(391)|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