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部骆驼.李晓跃的博客

分享信息 分享知识 分享思想 分享快乐

 
 
 

日志

 
 

2009年12月10日  

2009-12-10 00:03: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向县委组织部门推荐一名网友曹靖阳发表在安化网上的一篇文章——
 
行走在大山沟里的年轻书记

作者:曹靖阳 | 出处:本人之作 | 时间:2009-12-1 15:19:32 
    题记:教书匠总有些自命清高——像我,每次周末回家总有那么一群老红脚杆杆,三番五次,五次三番对我唠叨,我无动于衷。直到近日,年过七旬的伯父,指着他崭新的砖房对我破口大骂,实在没办法,我只有敷衍着写下他们告诉过我的几件小事……
                 行走在大山沟里的年轻书记
                  滔溪镇中心校    曹靖阳
    1998年的一天,灰蒙蒙的天空中下着毛毛细雨,一个戴着眼镜的年轻人挑着铺盖行李,在坑坑洼洼的泥泞中吃力地走进了破烂而阴森的滔溪乡(现为镇)上马管区小院。在旁的一位老干部直摇头,叹息道:“多可惜啊……”几年来这位年轻人一直默默地坚守,坚守在这穷山恶水的大山沟里;在坑洼的泥泞里摸爬滚打,没有豪言壮语,更谈不上丰功伟业,只留下在弯弯山道匆匆行走的足迹,只留下在田间地头、农家院落忙碌的身影……
    他,就是现任安化县滔溪镇党委书记——廖小寒。
                      故事一  两个秋天
    去年的秋天与往年秋天没什么两样,秋老虎几乎要把大地烤熟。一个闷热的下午,新联村村民脾气似乎也浇上了汽油——一点即燃。在村办公楼前,有几个年轻的村民在叫个不停:“别相信政府领导,他肯定不会亲自来的!”中年农民在交头接耳商量着对策,一群年老的在楼道里走来走去,不时地张望着远处的公路,就连村干部个个满脸严肃中隐藏着几许不满,站在不显眼的拐角处默默不语。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人也越聚越多,气氛也越来越沉闷,一些人拿出手机不停的看时间,还有的开始向镇政府打电话……    
    又过了几分钟,轰隆隆的声音打破了沉闷,一辆南方摩托拖着一路烟尘从远处疾驰而来,人们还没有回过神,车已经停在楼前,一顶老土的麦草帽,一副近视眼镜,一双沾满灰尘的皮凉鞋,一身湿透的汗纱,微胖的身子灵活地从车后座蹦下来,左手捏着笔和本子,右手拿着一把大蒲扇径直走向人群。村干部立即客套地迎上来握了握手,村民也围过来。他看了看大家,又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笑着说:“本来我应该早几天来,但这次县里的农业会议,关系到我镇农民朋友的切身利益,所以脱不了身,到现在才来,对不起,让乡亲们久等了。你们要我在今天下午3点半前来,还好,我总算提前了几分钟。”他面对微笑地回头望望了那位摩托师傅,以示感谢。“关于新开与联兴两村合并后农民朋友所关心的问题,我想先让大家提出来,谈谈看法,然后我们一起商量,总而言之,问题没解决我就留在这里,直到解决为止……”几句简单的开场白后,他就拿着笔打开本子开始倾听,记载……各抒己见的发言——面红耳赤的争论——心平气和的交流——笑容满脸的道别,当那摩托车叫声再次响起时已是深夜时分。这样一场两村合并后出现“脾胃不和”的毛病用他的真诚与才干这一“药剂”竟手到病除,时至今日,村里的郭国光等老党员无不啧啧称赞:有这样年轻有为的干部,我们就放心了!    
    今年秋天与去年秋天真有些不同,尽管天还是一样的热,但并村后磨合期过了,政令畅通了,各方面的工作开展得有声有色。在今年的计划生育评比中滔溪镇跃入安化县先进行列,还有双季稻大获丰收,廖书记心里自然暖而不闷,要知道,取得这样的成绩是来之不易的。10月18日这天,县工作组来滔溪镇检查计划生育工作,谁都清楚计划生育工作的重要性,作为乡镇一把手责任尤其重大。但他对我镇的计生工作心中有数,一早接见了检查组一行,向他们简单汇报了情况,便匆匆赶往简家湾,去收集今年这里的农户双季稻种植的收入情况,因为这里是安化县设立的一个双季稻种植示范点,这不仅关系到我镇而且关系到我县农户种植双季稻的积极性。他挨家挨户详细查询:双季稻的种植成本、收成以及政府补贴落实等情况,当他看到不少农户家的堂屋里那金灿灿的谷子堆起老高老高,别提心里多高兴。他来到农户李勇家时,李勇一把手拉着廖书记说:“我不晓得你是什么官,你肯定是镇上的干部,种早稻的事你做了我三回工作,还帮我插了两把秧,搭把你,我今年多卖出了2000多元的谷钱,还有补贴……”这个年轻憨厚的农民一边说,一边霸蛮地要他喝两碗米酒才可以走,廖书记原本酒量很浅,一高兴破例喝了两碗。    
    一边是他看到简家湾的农民种双季稻挂着满脸的笑容,另一边传来了检查组对抽查文溪等几村的计划生育情况很是满意的信息,虽然他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很晚才回家,但是心里美滋滋的。要知道我镇前几年超生情况严重,尤其文溪村原来是一个计生工作的“死角”,计生干部曾多次与村民发生摩擦,许多问题不能解决,政府为此大伤脑筋。然而自从廖书记把这个“烂尾工程”接了手——蹲点该村后,情况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超生游击队”前年到去年开始萎缩,时至今年已是销声匿迹,这是他磨破嘴皮,跑出血泡换来的。在这样一个新建还不到几年的镇,政府工作千头万绪,对于文溪村计生这块,他很清楚任务之艰巨,工作之艰难,但他仅为这一工作就坚持每周至少用一天亲自去村子走一走,访一访,看一看,聊一聊,与农民交朋友讲形势,与党员交朋友讲党性,与村干部学法律讲政策。如遇上外出开会,他与村干部每天保持联系,询问村里的情况,把计划生育落到实处。    
                     故事二  两个正月
    去年的正月冷是冷点,而许多人却感受到了廖书记带来的温暖。正月初十,廖书记就带领干部冒着寒风到各村慰问,每到一村除向村干部拜年询问村上的工作情况,还特别到困难户拜年,问问春节过得好不好;去危房户拜年,看看危房的改建情况;与老党员拜年,攀谈党建工作等等。一路东奔西跑,他一脸的笑容,可他的脚底却磨破了无数个血泡,虽然走路很不适,也从不叫苦,身边的干部劝他打个电话算了,可他坚持走完所有的村庄,许多农民尤其是困难户都感慨地说:“这样的书记真难得啊”。    
    今年的正月暖是暖点,他却和许多农民在大山深处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现在想起来还心有余悸。那是正月十八的下午四点,一场山林大火从仙溪镇直扑过来,地处滔溪镇原朱阳村的扁担坳告急,因为这里不仅是我镇重要的林源区,而且严重威胁到当地农户的财产与生命安全。正在县里开会的廖书记,接到电话后立即指示镇干部要不遗余力组织灭火,开完当天的会议他又立即赶回,直奔火灾现场,当看到火势还很严峻时,他迅速部署扑火计划,然后不惧个人安危一马当先,带领政府班子和当地村民与火魔拼死搏斗,邻近的几个村的村干部带领村民也陆续赶来增援,尤其听说书记冲在最前线时,那些疲惫不堪的身躯,又爆发出无穷的力量,直到凌晨五点大火终于被扑灭。那一双开裂的胶鞋,那一身无数火眼的衣服,那充满血丝的眼睛,那布满伤痕的手,还有那比包公还黑的脸……最后一个从山上踉踉跄跄的走下山来的——那不是别人,正是我们可敬的父母官——廖小寒书记。当村民听说他还要去镇上乘7点钟的客车到县里赶8点钟的会议时,大家无不为之感动。    
    春风化雨润丹心,三农政策总关情。在年轻的廖书记生活中,没有灯红酒绿,更没有莺歌燕舞,但在他的心里有一册牵挂的谱儿,那就是:哪个村子还没有完全脱贫,哪条冲里还没打上硬化路,哪条河道还需架桥,哪户家庭还是危房,哪个人身患重病……从一个普通的管区干部到管区主任,从副镇长到镇长党委书记,他一步一个脚印地健步而来,在他的每个脚印里,不知还珍藏了多少鲜为人知的故事,只有他,和他的农民兄弟们知道……
  评论这张
 
阅读(56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